• <menu id="ksmw8"><strong id="ksmw8"></strong></menu>
  • 今日華語電影 今日外語電影 電影影評 電影經典臺詞
    地方網 > 娛樂 > 電影 > 今日華語電影 > 正文

    從敦煌到橫店 樊錦詩又一次來到滬劇電影《敦煌女兒》片場

    來源:澎湃新聞 2020-10-17 17:28   http://www.shangsenmy.com/

    從敦煌到橫店,轉戰了大半個中國,歷時近一個月,滬劇電影《敦煌女兒》日前圓滿完成了前期拍攝。電影殺青前夜,劇中的人物原型樊錦詩,特地從上海趕到了橫店,探班了劇組。

    從9月20日在莫高窟九層樓前見證開機,到10月16日在橫店見證關機,這位80多歲的“敦煌女兒”也和劇組一樣,奔波千里。

    在劇組關機之后,樊錦詩第二天一早又要從杭州飛回敦煌。雖然異常辛苦,但樊錦詩關心的,不僅是這個和她結緣了近十年的創作團隊,更是電影中展現的幾代莫高人,正如她開機時反復說的,“你們拍的不是我一個人,而是一群人。”她還在拍攝現場對劇組說了一句,“向你們致敬”。樊錦詩探班照。本文圖片均由劉海發拍攝。

    樊錦詩探班照。本文圖片均由劉海發拍攝。

    從上海到橫店,高鐵加汽車,至少歷時四五個小時,這是樊錦詩第一次來橫店,她有些好奇影視基地里的敦煌研究院什么樣。走進劇組探班的那一刻,恰逢電影在拍攝樊錦詩當年在敦煌莫高窟剛生下兒子,因為沒人照顧不得不綁在床上,和從武漢趕來探望的丈夫彭金章起了爭執的一場戲。還沒有走進片場,樊錦詩隔著院門就聽見了里面傳來了嬰兒的啼哭,一霎時,往事瞬間歷歷在目,樊錦詩一下子有些眼眶濕潤。

    她走進拍攝現場,場景里正是還原了她當年在莫高窟前的宿舍。宿舍是馬廄改的,徹徹底底的土房子,屋子里只有土床、土桌子、土凳子,現在在敦煌研究院的院史博物館依舊有實物展出。去年,樊錦詩曾經在敦煌帶著扮演她的主演茅善玉和劇組一起看了這間宿舍,講述了她當年的生活。而如今,回到電影的布景里,她笑著和大家說,這個比當時我住的宿舍大多了。樊錦詩和茅善玉

    樊錦詩和茅善玉

    電影里的啼哭不止的嬰兒“大明”和當年彭金章來探望兒子時幾乎差不多大,7個月。樊錦詩逗著襁褓里的“小演員”,不停地笑著:“我兒子當年沒他胖”。說到那段艱苦歲月里生下孩子卻無人照顧的往事,樊錦詩忍不住又開始百感交集,各種回憶涌上心頭。

    樊錦詩當年生下大兒子后,因為和丈夫兩地分居,自己每天要上班,第一年不得不把孩子一直綁在床上。“我當時的心情是這樣的,每天回到宿舍門口,只要聽到孩子在哇哇哭,我的心就放了下來,知道他至少沒事,要是屋子里什么動靜都沒有,我就開始心里打鼓,不知道孩子是不是會有什么事情。”

    彭金章千里之外從武漢探親,帶來了孩子的衣服、各種營養品,以及一筐雞蛋。這位大學教授挑了一個扁擔,坐火車轉汽車再轉小車,一路顛簸,到了敦煌,竟然一個雞蛋沒有碎。

    第二年,樊錦詩終于找到一個同事的母親幫著帶看一段時間兒子,但最后依然解決不了實際困難,還是把孩子送到了千里之外河北農村的親戚家中。也因此,樊錦詩至今仍然覺得對孩子有所愧疚。不過,她又說起,當年敦煌研究院老一輩人幾乎都是這樣過來的,也因此很多人的孩子教育幾乎都被耽誤,老一輩敦煌人的孩子最后幾乎都沒有能讀上大學。

    “苦都是他們老一輩的人吃了,榮譽最后都給我了”。20多天前,《敦煌女兒》攝制組還在敦煌研究院,樊錦詩就對劇組說過這句話。樊錦詩在敦煌研究院門口和劇組提起當年往事。

    樊錦詩在敦煌研究院門口和劇組提起當年往事。

    這一天,劇組在拍攝1984年從敦煌文物研究所擴建成為敦煌研究院,揭牌成立的這一幕。大西北的陽光灑在研究院門口的白樺林,分外溫暖。樊錦詩獨自從自己在研究院里的住處走到拍攝現場,似乎對這場戲有一些格外的關注,這場戲里,幾代敦煌莫高人幾乎都有“出鏡”,包括常書鴻、段文杰等。

    她看了看劇中演員們的穿著,笑著說,“這穿得好了些”。她和大家講起當年他們這些莫高人的樣子,然后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說:“你看,就穿成我這樣,很多人來的時候都還講究,時間長了誰都不講究了,在這個地方,穿給誰看呀。”

    不過,只是短短幾分鐘,樊錦詩就笑吟吟走開了,創作你們說了算。臨走前,她又說起,雖然當年敦煌的條件確實很苦,但老前輩們個個都很樂觀、充實,對于最終留在敦煌的人,大家根本不在意生活這件事,“真覺得苦的人,也就早早離開了”。《敦煌女兒》劇照

    《敦煌女兒》劇照

    對于在電影里扮演樊錦詩的滬劇表演藝術家茅善玉而言,這已經是她不知道第幾次來到敦煌。但這一次,在敦煌拍攝了足足半個多月,在各個場景里感受樊錦詩當年的生活和工作,對茅善玉而言又是一種新的觸動。“有時候一直在人物中,某種程度就會和這個人物又融通,不斷受到她的影響和感染。我現在每天就在不停揣摩,希望盡力做到形神兼備。”《敦煌女兒》劇照

    《敦煌女兒》劇照

    半個月里,茅善玉每天六點起床化妝,經常半夜收工,體驗了敦煌的各種天氣,白天炙熱的太陽,凌晨突降的氣溫,以及不期而遇的風沙。她每天以各個年齡段的樊錦詩造型出現在敦煌的不同角落,石窟前、辦公室、三危險山上、大漠戈壁。

    有意思的是,無論是樊錦詩在敦煌研究院的同事,還是普通的游客,看到她幾乎都會忍不住說一句,“真的長得好像啊。”而在有一天的拍攝里,甚至有游客把茅善玉錯認成了樊錦詩,大呼了一聲:“這不是樊院長嗎!”《敦煌女兒》劇照

    《敦煌女兒》劇照

    而劇組里的每一個人似乎都是被敦煌的某種東西感召,有不少業內一流的電影人就是因為被這個題材吸引,幾乎不太多計較片酬問題加入。該片導演滕俊杰此前也多次來到敦煌采風,對這部電影的拍攝傾注很多心血。不止一次,他提到,在電影拍攝中,大家不斷有被敦煌的精神感召。

    雖然拍攝的過程非常辛苦,尤其在敦煌外景時,經常“一張嘴都是沙”,但在那樣真實的情境中,讓演員的表演更加動情。滕俊杰說,有一天劇組在山坳里,拍攝一場樊錦詩目送彭金章離開的戲,直到導演喊停,茅善玉始終停不下來,一直哭了很久,最終才把人物那種的感情釋放出來。《敦煌女兒》劇照

    《敦煌女兒》劇照

    對于這次電影拍攝,出品方之一的敦煌研究院同樣提供了巨大的支持和幫助,甚至開放了北區石窟和一些洞窟給劇組拍攝,其中大多是樊錦詩人生中比較有重要意義的洞窟。比如她第一次來到敦煌看到的窟,她和彭金章一起進行考古研究的洞窟等等。而在拍攝前,研究院的專家還對劇組進行了講座培訓,幫助他們提高對莫高窟的認識。

    滕俊杰介紹說,劇組對莫高窟的拍攝充滿了敬畏,每次都嚴格控制人數并立下軍令狀分批進入。同時,這部電影的拍攝過程也更加讓他們感受到一種珍貴和難得的東西。“我們希望能通過拍好這部電影,向樊院長致敬,向敦煌莫高人致敬,也向明年建黨百年獻禮。導演滕俊杰和劇組工作照

    導演滕俊杰和劇組工作照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新聞推薦

    篤定堅持實現人生價值

    看了《秀美人生》這部電影,我有很多感觸。黃文秀是一位好同志,她負責、擔當,為貧困群眾的憂而憂,正如她所說的“就像每一個登...

    相關推薦:
    猜你喜歡:
    評論:(從敦煌到橫店 樊錦詩又一次來到滬劇電影《敦煌女兒》片場)
    頻道推薦
  • 我國老齡服務事業和產業前景廣闊
  • “亞冠” 蔚山現代奪冠
  • 安東尼·福奇:美國政治泥沼中的“抗疫隊長”
  • 火神山女孩阿念:向死而生的這一年
  • 阿富汗首都爆炸襲擊導致8人死亡
  • 熱點閱讀
    為愛英勇,是壞女人的骨氣... 請回答2020 誰燒紅了素媛案的熔爐?... 紅玫瑰的花生醬
    圖文看點
    鄉里鄉親
    電影藍皮書預計今年全球票房約為去年... 劉純懿沒被喜番 “如何不內卷”還是... 電影藍皮書:初步估算今年全球電影票房...
    熱點排行

    男女爱爱好爽视频免费